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任新民专题
 

  任新民:神游广宇 老骥伏枥
  任新民:中国科学院院士,火箭发动机专家,“航天四老”之一,“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曾作为运载火箭的技术负责人领导了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发射,并先后担任试验卫星通信、发射第一颗外国卫星等多项大型航天工程的总设计师。
  在中国航天界,他的名字如雷贯耳。从参与研制第一枚火箭到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从负责卫星通信工程到把载人飞船送上太空可以说都倾注了他的心血和智慧;在咱们宁国百姓心中,他的形象可亲可敬。从衣着打扮到言行举止,朴实的就像一位邻家大爷,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高级顾问,宁国籍的火箭专家——任新民。作为中国的航天四老之一,任老为人非常低调,平时很少接受采访,这次,我们也是借着家乡人的特殊身份,终于拜访到了这位德高望重的百岁科学家。

 


  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走进位于中国航天工业集团家属院的任老家,任老已在家人的搀扶下迎了出来。知道今天家乡要来人,任老夫妇特意叫回了儿子、女儿等主要的家庭成员。今年已是99岁高龄的任老,虽然行动有些不方便,但看上去容光焕发、精神矍铄。
  在任老家客厅的墙上,一幅“风云1号”首发上天的卫星云图格外地醒目,这是任老耄耋之年仍执帅印的“杰作”,当时已经84岁的任新民依然奋斗在航天事业的前线,从主持风云1号C气象卫星的发射到参加风云1号D气象卫星的飞行,老当益壮的任老再一次神游广宇,完成了“天有可测风云”的神话。

 


  任老将一生都交给了中国的航天事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一辈子只干了一件事”。1915年,任老出生在宁国的第一代知识分子家庭,在父辈的教导和熏陶下,从小便立志用知识改变命运。13岁只身外出求学,19岁考入当时的南京中央大学化工系。“七七”事变爆发后,面对祖国破碎的河山,任老毅然转入重庆兵工学校大学部造兵系,决心走“科学救国”之路。大学毕业后,任老在重庆兵工署任技术员造兵器。为圆飞天之梦,他又赴美国密执安大学深造,先后获机械工程硕土和工程力学博士学位,被布法罗大学聘为讲师。1949年8月,几经周折和艰辛,任老终于回到祖国怀抱,先在南京华东军区军事科学研究室任研究员,三年后,随该教研室并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1956年10月,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任老任总体技术研究室主任。他便和创业者们一起,开始向导弹与航天这一全新技术领域攀登。 从新中国第一份发展火箭的建议书到“331”工程背后的“总总师”、氢氧发动机的军令状;从第一枚导弹到第一颗人造卫星第一枚运载火箭、第一颗通信卫星、第一颗气象卫星、第一次为外国发射的“亚洲一号”通信卫星、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凭借着一次次零的突破,任老就像与他大半生相伴的火箭助推器一样,将中国航天推到一个个光辉的制高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运载火箭的历史是和任老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从长征一号火箭的初啼到高轨道大力神长征三号乙火箭的发威,再到将飞船和中国人的飞天梦一起送上太空的长征二号F火箭的远征,任老将他所有的心血都融入了中国航天。当年,周恩来总理接见任老时,亲切地称他是“中国放卫星的人”。
  对自己取得的成就,任新民看得很轻:“我们和宇宙打交道的人就像一粒尘埃,不要因为小而悲哀,也不要因为大而骄傲”。

  改不掉的“缺点”
  在工作上,任老科学严谨,追求完美,而且几近苛刻;而生活中,从任老的妻子虞霜琴的口中,我们知道他却有一个一辈子没改掉的“缺点”——不修边幅。任老总是随便地穿着一身旧军装或旧工作服便出门,为了在发射架爬上爬下工作方便,他很少穿皮鞋,一双解放牌球鞋跟着他东奔西走。由于长时间在野外工作,皮肤晒得黑黑的,看上去俨然是个“老农民”。一次,任老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指挥部开会,忘了带证件,怎么说门岗警卫也不让他进去。正在为难之时,还是部队的领导出面“解了围”。哨兵这时才知道——这位“老农民”模样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任老总”呀!
  一年秋天,一次重要的航天专家工作会议,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服务员见一位中等个子、头发花白、皮肤黝黑,穿着蓝色制服、足蹬圆口黑布鞋的老者走来,便上前去阻拦:“老师傅,你不能进去。今天这儿有重要会议。”当听说这个瘦老头儿也是来开会的,服务员禁不住笑了:“什么?你也是来开会的?”直到任老拿出了工作证,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宾馆服务员惊呆了——“老师傅”就是这次会议的主角、中国卫星工程的总设计师。
 


  这样的小故事,在任新民的生活中经常出现,这样一位中国航天的泰斗级人物在生活中竟是如此地随性、可爱、平易近人。

  “半个广柑”的情缘
 


  那时,任老即将从兵工学校毕业,学校组织他们到重庆附近的江津县去实习。任老听说父亲的同事虞焕宗老先生在江津,便去拜访虞焕宗老先生。等他到了江津之后才得知老先生已经过世,但是虞老先生的长女虞霜琴仍在江津国立九中上学,任新民便去探望。
  当时的虞霜琴是九中篮球队队长,任老见到她时正好在比赛,刚从球场替换下来。花季年华的虞霜琴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而身着军装的任新民也是英姿勃勃。一见面,两个人都被对方深深吸引,热情的虞霜琴将手中的广柑分了一半给任新民,正是这半个广柑,让任新民认定了这份情缘。
  子女们都知道父亲爱吃广柑,殊不知这广柑在父亲心中是如此地甜蜜、久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广柑缔结的竟是一世的情缘!



  地道的“宁国话”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交谈中,任老一口地道的宁国话让我们为之动容,其实,早在2007年中央电视台《欢乐中国行——魅力宁国》演出时,主持人董卿与任新民院士电话连线,老人家在电话那头说:“宁国父老乡亲们,我叫任新民。生在宁国,在宁国长大的,我衷心祝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家乡坚持科学发展,建设和谐社会,我坚信宁国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那浓浓的乡音字字句句叩响着我们的心弦,一辈子未改的乡音传达的该是一种怎样的深情啊!
  结束采访时,任老特意写下了几个字:“宁国明天更美好”,向家乡人民传达他的问候。在他专注的神情里,让我们再次对这位创造了卓越功勋的百岁科学家肃然起敬。我们祝愿任老伉俪永远健康、长寿。相信此时此刻,千千万万的读者,也会有同样的祝福。


宁国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京ICP备10031449号
监督电话:0563-4105006 传真:0563-4105009 邮箱:3052393320@qq.com
版权所有:宁国市文明办 Copyright 2016